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奇葩读研记 > 各显神通

各显神通(第1页/共2页)

罗洁诗和孙超的故事就如同大多数新闻一样,是符合传播学衰减规律的。传了几天的八卦,大家都觉得味同嚼蜡,也就不成其为新闻了。实验室也就恢复了以前紧张严肃不活泼的枯燥氛围。毕竟俗话说,太阳底下无新事。研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自然更没啥新事了。无非就是准备毕业论文,接着就是在导师的督促下不断修改——补数据、换说法、调格式、改标点......电脑的论文文件夹里,是一长串标注为第一版第二版第三版直至绝对不改版的文稿。但最终改不改还由不得自己的赌咒发誓,而是老板的金口玉言。所以那些‘绝对不改版’很多时候还是会在导师的谆谆教诲或是疾言厉色下被修改得面目全非。倒是那些磨磨蹭蹭的拖延症患者,论文初稿提交得比较晚,导师看到其修改时间有限,会网开一面予以从宽处理,他们的修改任务反而会轻松不少。虽然这不符合‘早起鸟儿有虫吃’的励志教条,却是多年来通行的潜规则。也不知是哪位善于归纳总结的学长前辈发现了这个规律,从此代代相传,大家都知道论文提交得早一定没啥好果子吃,因此即使完成了初稿也藏着拖着不肯交,直到‘大限将至’才一窝蜂交上去,让导师疲于应付,无法进行一对一的督促修改。可惜这样的小伎俩单个人使用倒还无伤大雅,所有人一起用就会引起导师的警觉。导师们毕竟是从教多年的**湖,又手握权柄,轻轻一句话把提交期限提前,再补充一句‘如有迟误,延期毕业!’这样的手段多半是能奏效的。因为‘延期毕业’对于研三学子来说无异于一句如芒在背的诅咒,让人不寒而栗。于是乎,大家又回到那种熬夜改论文的状态,导师对此非常满意。

不过这种做法对于某些特殊的混不吝是不起作用的,而柳天豪无疑是这群特殊人类的佼佼者。他几乎没怎么在实验室待过,没原始数据没测试结果,就靠着他遍览网络小说的经验,利用架空与玄幻的写作技巧,竟然在图书馆凭空凑出了一篇论文初稿。若是普通人,对他这样‘空生妙有’的创作才华也该啧啧称奇了。可是秦老师看过后并不买账:“这样的文章,你都没必要交给吴院长,我这里都过不了!首先,你摸着良心说,这些内容是你自己过了脑子的么?”

秦老师的火眼金睛扫上几眼就看出来了,这篇文章句式杂糅古怪,语序混乱不堪,连基本的语法规则都不顾,数据更是牛头不对马嘴。柳天豪嘿嘿一笑没有回答。秦老师厉声道:“你以为老师都是吃干饭的么?你觉得就你这点小聪明可能骗得过老师?”说着狠狠把这本论文扔到了地上:“就你现在这种态度,我看你延期毕业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柳天豪也不恼,反而嘻嘻一笑:“别介啊老秦,你把我留在这儿,对你自己还有吴院长都没啥好处吧?留着我你们也看着烦心,想着来气不是?不如高抬贵手,彼此两便,这样不就皆大欢喜么?放心,我出去以后,绝对不会说自己是你的学生。”

秦老师紧锁着眉头:“你以为是我不想让你毕业?错,我和吴院长巴不得你现在就走。但是你扪心自问,你达到了毕业条件么?你有毕业的本事么?你的期刊论文发表了么?不说发表,录用函你有么?再说你这毕业论文,就算我们通过了,查重你能通过?外审你能通过?交叉评审你能通过?打铁还得自身硬,要想跟我谈条件,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价码!”这一串连珠炮似的轰击气势磅礴,让柳天豪招架不住,他嗫嚅了几下却啥都说不出来,只能灰溜溜捡起论文走人。这一回合,秦老师大获全胜。

柳天豪刚离开办公室时还有种一败涂地的焦灼和愤懑。不过走在路上,他突然眼珠一轮,仿佛一条妙计蹦到他的脑海里。随后他调转路径去了图书馆,把前几届师兄师姐的毕业论文都下载到优盘里,回到寝室仔细研读。朱承远觉得有些奇怪,调侃道:“哟,到了毕业季,连世道都变了。像豪哥这样的金融界弄潮儿,也开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

柳天豪嗤笑:“去你的,这些人的文章算哪门子圣贤书?你也太抬举他们了。我忍着恶心读这东西自有我的计划。你就等着瞧好戏吧。”

过了几天,柳天豪备齐资料,雄赳赳气昂昂地去了行政办公楼,径直前往教务处,来到李主任的办公室。李主任正在低头批阅文件,猛然听见有人和自己说话:“你是教务处李主任吧,我要向你反映问题。”

一抬头看见一个穿着棒球卫衣学生模样的男孩,顿时就没好气了:“你是哪个年级哪个班的学生,这么没规矩!轮得着你来反映问题么?出去出去!”

柳天豪沉着脸甩下一句话:“好吧,这话可是你说的,我都录过音了。既然李主任不接招,我打算继续向上级反映,不知道你这句话算不算行政不作为呢?”

这句话果然让李主任后背寒毛倒竖,急忙劝阻道:“先别忙先别忙,你先说说看,你要反映什么问题呢?”

柳天豪转过身,拿出一叠资料:“我要反映先进金属材料研究院的吴院长处事不公,跟他关系好的学生,即使论文有多处抄袭剽窃,他也故意放水;跟他关系不好的学生,他就故意刁难,以延期毕业进行胁迫。这些我都是有证据的。”

说着他翻着资料,一页一页指给李主任看:“就比如这个曾桃艳,她的文章基本就是40多篇别的论文拼凑而成的。只是有高人幕后指点,帮他把重复率降了下来而已。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还是留下了证据,比如这里......”

李主任和吴院长是多年的老朋友,此时看着这个摇头晃脑的小屁孩在这儿没大没小地说师长的坏话,他恨不得一脚把柳天豪踢出去。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上级的巡视组还在学校里驻点巡视,若是解决得不好,让这个胡闹的小孩继续往上反映,说不准就会招来巡视组的关注,即使这点小问题无伤大雅,谁知道他们还会查出点别的什么呢?

想到这里,李主任的脊梁骨涌出一阵阵寒意。柳天豪犹自侃侃而谈:“这个曾桃艳,现在还在吴院长的实验室当着个莫名其妙的‘助理’,谁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而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他一直压着我不许我毕业。这样是否有违公平教学的原则,还请李主任做个评断!”

李主任此刻只能压制着即将喷薄而出的怒火,对柳天豪好言相劝:“这位同学,你说的我都知道了,我们教务处会认真对待的。你先回去等消息吧。”柳天豪似乎从李主任的眼神里捕捉到了混合着愤怒和恐惧,担忧和焦虑的情绪,满意地扬了扬下巴:“好的,我先回去了。希望能得到妥善解决,要么彻查曾桃艳的问题,要么别滥用职权压着我毕业。否则到底是向上反映,申请行政复议还是上网发帖,那就说不准了。”

撂下这句沉甸甸的狠话,柳天豪轻飘飘地扬长而去。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44.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