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奇葩读研记 > 从事故到故事

从事故到故事(第1页/共2页)

有事可做的日子总是过得比较快。朱承远一直忙着自己的科研课题,偶尔一看日历才发现研二的上学期已经过了大半。又是一个周六,实验室里只有朱承远和王武锋两个人在忙活。二人都了这么久,都自带‘同性相斥’的磁场,本不欲单独相处在同一屋檐下。无奈实验进度催逼得紧,纵然有千种不情万般不愿,也只能乖乖来实验室加班了。好在朱承远此时已逐渐体会到科研的乐趣,倒也不以为苦,只顾埋头做自己的事。倒是王武锋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清了清嗓子率先打破了沉默:“说来奇怪,咱们当了这么久的同学,倒是还没说过几句话呢。”

朱承远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倒起了撩拨试探的心思:“是啊,现在这房子里就咱们俩人,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有什么话直说吧。”

“我讨厌你,甚至有些恨你。”王武锋这句话说完,此后又是长久的沉默。

“这我早就知道了,能说点更新鲜更有意义的么?”朱承远语气平淡,手上的动作却不停,熟练地向烧杯里滴加各种试剂。

又过了好一会儿,王武锋才开口说道:“你太不合群了。我们都喝酒,你不喝;我们都要参加学生会或者社团,你不参加。你说说,你这人活着有啥意思?”

朱承远心里暗笑,你为啥不敢把胡静和罗洁诗的事情摆到台面上来说?却只会找些牵强附会的理由。心里雪亮,脸上却不动声色:“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我为什么要活得像你们那样油腻?难道这就是恨我的理由?”

王武锋一边开启抛光机一边说道:“这不是油腻,这是成熟。看看咱们实验室谁像你那么幼稚?为人处事谁像你这么怪异?咱们这个实验室也就是个圈子,不主动融入这个圈子,反而要让圈子来适应你,这不是痴心妄想么,不恨你恨谁?”

朱承远冷笑一声:“恐怕说得不够全面吧。也许我是因为太招人喜欢,所以才招人嫉恨的,你说呢?”

听到这一句,王武锋的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一滞。就这么电光火石的瞬间疏忽,王武锋手中正在抛光的样品被抛光机甩了出去,直直地飞向一旁的试管架。朱承远暗道不妙,只听得一连串噼里啪啦玻璃碎裂的声音,紧随其后的就是王武锋钻心的哀嚎。

朱承远定睛细看,只见在惯性碰撞的亲密接触下,一整排晶莹剔透的试管全变成碎了一地的玻璃渣,甚至更远一些盛装镀铜溶液的大烧杯也被强大的冲击力切割成了不规则的两半,蓝色的液体流了一地。王武锋痛苦地捂着右边的脸颊,血顺着指缝流了出来。看样子是被飞溅的碎玻璃给划伤了,‘肇事凶手’是来自试管还好,若是来自烧杯,还可能引起中毒。

朱承远跟王武锋即使再不对付,面对此情此景也不可能置之不顾。他立刻拨通了120急救电话,然后又拿出实验室自备的小药箱,想要帮王武锋止血。可惜王武锋却并不配合,它如同一头因受伤而变得暴怒的狮子,一边甩开朱承远的手,一边大叫着:“滚开!谁要你假惺惺了!别以为我不清楚,你现在有多幸灾乐祸呢!少来看我的笑话!”

朱承远毫不退让,他心里雪亮,今天这事情校方肯定会过问,而自己和王武锋向来不和,若是真的不管不顾,出了什么事校方找自己背锅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于是他冲着王武锋说道:“现在这儿可只有咱们俩,我要是真想幸灾乐祸,现在就不管你,等你破了相,看你以后还能在实验室和我斗么?”‘破相’这个词让王武锋整个身子都颤抖了一下,他不再反抗了,由着朱承远把纱布按压在他的伤口位置。

救护车很快载着他们去了医院,医生对伤口进行了清创消毒及缝合处理,幸运的是,经过检查,王武锋并没有中毒,也没有伤及眼睛等重要部位。可不幸的是,王武锋这次伤得不轻,足足缝了四针。估计很长一段时间脸上都会留一道疤了,这令王武锋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想要倾吐心中块垒,看看身边又只有朱承远一个熟人,还是个死对头。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44.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