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奇葩读研记 > 为什么要成熟

为什么要成熟(第1页/共2页)

这事儿过了以后,王武锋对于罗洁诗心里还是颇为纠结。一方面这个娇艳欲滴的小辣椒还是让他有种心猿意马的感觉;可另一方面这小姑娘也太不给自己面子,在她面前几乎找不到做师兄的自豪感和优越感。王武锋从开题报告又想到了以前请吃饭的种种事情,越是回忆,越是觉得自己的脸面受到了二次伤害,觉得罗洁诗的眼神仿佛自带X射线,能把他透视得一丝不挂,想到这里,王武锋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向老板申请把罗洁诗换掉。为此王武锋精心打好了腹稿,一方面申明自己才疏学浅,指导不了如此聪颖的师妹;一方面暗示罗洁诗缺乏组织纪律性,自己管不住她。这样两方面着手,老板应该会贴心地给罗洁诗‘另请高明’,自己算是甩掉了这个倒霉的‘自尊杀手’。谁知第二天去找夏教授的时候,他却不在办公室。混到一定级别的教授就是这样,当你想要找他的时候很难找到他;当你以为他不在的时候,他却突然出现在你面前发号施令。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分身大法可以在学生面前树立足够的神秘感和尊严感。在夏教授办公室外吃了闭门羹的王武锋有些措手不及,只能退而求其次去找魏老师说明情况。魏老师倒不像夏教授那般行踪不定,此时正坐在办公室里查阅文献,看到王武锋前来只略微瞟了一眼,目光又回到电脑屏幕上:“有什么事啊?”

王武锋见魏老师这么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勇气自觉地减了三分,原本组织好的语言顿时被搅成了一盘散沙,盘旋在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口。魏老师一见王武锋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更加不耐烦:“我很忙,有什么事快说。”

王武锋这才把憋了许久的话说出来:“魏老师,我能力不够,真带不了罗洁诗,您还是换个人来带她吧。”

魏老师头也不抬地说:“知道能力不够就好好学习好好钻研,换什么换?现在你让我上哪儿找人接替你?”

这一句话就打哑了王武锋。他敏锐地意识到魏老师心情不大好,在这个时候来触他的霉头实在不明智。只能选择灰溜溜地逃离办公室。如果他有一条尾巴的话,那一定是夹得特别紧的。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王武锋去找老师要求换掉罗洁诗的消息很快在实验室里不胫而走。一些即将进入研三甚至博士的师兄都有些跃跃欲试,想要把这个小美女收归自己麾下。不过这两位当事人倒是假装毫不知情,不过也不复此前的热络。作为二人矛盾导火线的朱承远却对这些乱七八糟的八卦没有丝毫关注,他正为自己手里的事情忧心忡忡呢:首批样品已经制备出来,需要对表面微观形貌进行观察表征,但夏教授的实验室却没有扫描电子显微镜这样的关键设备,学校的分析检测中心在暑假期间又关了门。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朱承远就算自诩聪明,面对这样的局面也没了主意。不过经过观察,朱承远发现实验室的其他人似乎另有检测渠道。有心想打听几句,得到的却只有几个白眼。众人似乎定好了某条保密规定,把朱承远当成了潜伏进实验室的特务,对他守口如瓶。不过世上的事情就是这样,越想保密的事情,别人越想解密。朱承远充分发挥逻辑推理与细节观察能力,根据一系列蛛丝马迹,推算出生物学院赵院长的实验室也有一台扫描电镜,其他人都是送到那边去检测的。朱承远不由得暗自窃喜:“想对小爷玩技术封锁,也得看你们有没有这种本事!”也不管有没有人引荐,当即收拾好样品,准备拿去检测了。

朱承远一边收拾样品一边得意地哼着歌,这种貌似反常的举动引起了旁边一位新晋研三师兄成鑫的注意。这位仁兄也算是个社交达人了,在研究生会宣传部混得风生水起,人脉关系像蜘蛛网一样伸向四面八方。虽说此君科研能力不尽人意,但他的人脉资源却每每能帮导师处理一些自己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凭借这方面的过人实力,成鑫深得各位老师的欢心,风头之盛甚至超过了不少学霸。这次生物学院的检测渠道,就是成鑫通过他在宣传部门的熟人开辟的。解了整个实验室的燃眉之急,其功劳之大不亚于哥伦布开辟新航路,令成鑫很是志得意满了一阵子。此时看到朱承远貌似在做样品送检前的准备,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这条秘密渠道很可能已经暴露。为了确认,他故作轻松地向朱承远搭话:“朱师弟,你这是上哪儿去啊?”

朱承远见眼前这人此前还在冷漠地翻白眼,现在却又假惺惺地套近乎,心里一阵厌恶,没好气地说:“去你们不肯说的那个地方!”成鑫一听大惊失色:让这位惹祸精知道了这个渠道,回头再把生物学院的人给得罪了,砸的可是大家的锅呢。顿时像见了鬼似的瞬间跑了出去。朱承远还有点纳闷,今天这个家伙是犯什么病呢?收拾好东西准备出门,就见魏老师如神兵天降般挡住他的去路:“朱承远,你这是要去哪里?”

朱承远见是老师提问,倒也不在意,如实相告:“我要把样品送去照个扫描电镜。”说着就要绕开魏老师。魏老师急忙拦住他:“等等,你去哪儿做扫描电镜?”

朱承远有些不耐烦,脱口而出道:“去生物学院啊,你们不都在那边做的么?”

魏老师现在看到朱承远,就条件反射似的想起了‘惹是生非’、‘众叛亲离’之类不祥的字眼。这家伙来实验室才一年,就把财务处,药剂科,器材科,设备科这些经常打交道的部门得罪个干干净净,弄得老师们一天到晚跟在他后头帮他调解纠纷擦屁股。现在又要去生物学院闹腾,是真想把整个实验室弄成孤家寡人么?也顾不上解释,直截了当地说:“不许去!”

朱承远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那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魏老师一时又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采用简单粗暴的方法:“我不想解释什么,不过你就算是去做了,出来的结果我和夏老板也不会签字,你也不能用到论文里头。”

这确实是釜底抽薪的一招,足以把朱承远逼近绝路。可朱承远又不是一般人,真要撕起来简直六亲不认,只见他眼皮一翻,语气也变得刁钻:“当初我不爱来实验室,一天到晚逼着我要论文要科研成果的是你们;现在我想做科研了,出来推三阻四拦横儿的也是你们。既然这样,这项目是没法做了。反正也放暑假了,我也乐得清闲,直接回去玩就是了。”说完把样品放在地上,直接拔腿就走。

魏老师被他这副嚣张的腔调噎得倒吸一口气,吼了句:“站住!”朱承远停下脚步,唇角微弯,略带嘲讽地问道:“怎么,魏老师,还有什么高见么?”魏老师反倒有些愣了,现在该说什么呢?直接反驳吧,他不得不承认朱承远说的有几分道理,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反驳论据;批评他不讲礼貌不懂尊师?罢了吧,朱承远情商低得来从没把上下尊卑当回事,拿这个说事只怕会招来朱承远更激烈的反驳。末了,魏老师只能长叹一声:“算了,让别人帮你把样品送过去吧。你就别去了。”说着环视众人一眼:“谁来帮个忙,把这些样品送过去?”

人们要么低头要么转身就走,周围陷入一片令人尴尬的沉默。魏老师对朱承远的人缘差到这种令人发指的地步还是有些吃惊,俗话说秦桧还有仨朋友呢,这小屁孩得有多不受待见啊。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了。此时一个清脆的女声替他解了围:“老师,我去送吧。”魏老师一看,竟然是刚进实验室的新人罗洁诗,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刚来实验室,知道这里头的规矩么?别到时候又惹出事来了。”罗洁诗俏皮地一笑:“放心吧老师,男生搞不定的事情,我们女生未必做不到。”魏老师见状,估计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挥挥手,让她去了。

这么一场小风波也算是有惊无险地过了,朱承远如愿以偿地拿到了样品的显微图片。没有被赶出实验室,也没有闹到行政楼去评理。这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平心而论,确实得感谢罗洁诗。朱承远并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社交达人,怼人还好说,感谢别人还真是有些难度。尤其是面对女生,更是没有经验。有人说,如果想表达感谢之情,那就请吃饭吧。不过朱承远想想还是算了,罗洁诗那小妮子爱吃的不是法国牛排就是蓝鳍金枪鱼,价格且不说,在那种米其林级别的餐厅里西装革履正襟危坐也格外不舒服。于是选择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陵芳轩......喝茶。

罗洁诗赶来时,看到只有两杯茶几碟子点心,不屑地撇了撇嘴:“我几次帮你这么大忙,你就拿这点东西糊弄我呢?这么抠抠搜搜的,早知道本小姐就不帮你了。”

朱承远也不介意,好整以暇地笑道:“你这个人就是那么捉摸不透。在老师面前敢怒敢言却又大方得体,怎么到了我这儿要么哭哭啼啼,要么拈酸带醋。你说你帮都帮了,还说这些不好听的话干嘛?费了力还不讨好。说你不会说话,在实验室里却又说得滴水不漏,真是个谜一样的人物”

罗洁诗得意地扬起下巴:“那是自然,要是你这种人都能把我看透,那我还活个什么劲儿呢。”

此时老板娘孙倩端来一盘甜点,也过来凑热闹:“朱小弟也知道请女生的客了,就这么点东西?确实寒酸,难怪人家说你抠呢!”

朱承远翻了个白眼:“孙姐,我这是在照顾你生意好不好?去高档餐厅是不寒酸,不过你这儿不就少赚了一笔么?”

一席话逗得孙倩直笑:“你也学着耍贫嘴,真想照顾我生意,那就多点些东西啊。”

朱承远又催着把菜单拿来,让罗洁诗再点了个蜜糖吐司和柚子茶才罢手。

点完东西,朱承远敛起笑容一本正经地问道:“感谢你这几次这么仗义地帮我。不过我还是有个疑问,你在不同的人面前反差这么大,是怎么做到的?那次你在实验室露面时,我都差点认不出来,这是那次哭哭啼啼的小姑娘么?你不会像玄幻故事里写的那样,体内有两个不同的灵魂吧?”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44.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