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奇葩读研记 > 也会告状

也会告状(第1页/共1页)

徐博想得一点没错,朱承远刚走出实验室,就给柳天豪打了个手机。他知道柳天豪在这方面很有些研究心得,希望从他这边找到一些方法。

自从贺鑫凯和朱承远相继回归实验室,柳天豪越发感到落寞和无聊。他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他不能容忍寂寞,不能放任自己被边缘化。于是,在被凉了三五天后,这位公子哥儿也动起了送礼赔罪的主意。他的父母都不在国内,也没有可靠的亲朋好友可资利用,只能让他亲自出马了。他不懂得什么礼仪流程,也不讲求什么方式方法,简单粗暴地买了一堆看似华贵的礼盒,大包小包地提着直闯院长办公室,引得路人纷纷侧目而视。一进办公室,柳天豪立即学着电视剧里的夸张腔调道:“老板,院长!我知道错了!给您赔罪来了!”说着就把各种礼品往桌上一砸,砸得铿锵有声,似乎能表现他认错的决心一样,把正在审阅文件的吴院长吓了一跳。紧接着打叠好的甜言蜜语一套接一套地往外送,把吴院长夸得如同天神下凡佛祖降世。吴院长尴尬地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孩子怎么这样不懂规矩,哪有在办公室送礼的?要是让别人看见还以为本院长收受贿赂呢!急忙放缓了语气说什么‘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已经原谅了你’云云,让他放心回实验室,顺便让他把礼物带走。柳天豪见不用送礼就能把事情办成,更是兴奋得眉开眼笑。把所有礼物一提,飞也似得跑了出去。只有吴院长望着他的背影,摇头叹了口气。

出得门来,柳天豪立即掏出手机,想要把这一喜讯跟好哥们儿一起分享。却不想朱承远却主动打电话过来了。这是心有灵犀么?柳天豪接通手机后,才知道朱承远居然被打了,立刻义愤填膺地表示要为兄弟报仇雪恨。朱承远此时倒很冷静,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让对方付出惨痛代价,在电话里询问具体的实施方法。柳天豪平时最喜欢这种‘快意恩仇’的感觉,没事儿都可以让他搅出事儿,此时有了这个‘两肋插刀’的好机会,顿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你先去医院检查一下,让医生出一张诊断证明。我待会儿来找你。”

去了校医院,医生检查后认为朱承远并无大碍,鼻血也已经止住,只是面颊有些红肿。医生建议他冷敷后等待消肿即可。但朱承远一定要求医生出一份诊断证明,医生拗不过,只能草草写了份‘面部皮下淤血’的诊断证明。心里还嘀咕这大小伙子怎么这么娇贵,一点小伤就要请病假么?心里正想着,朱承远已经拿着证明跑远了。与柳天豪会合后,二人立即向那座宫殿一般巍峨的行政楼进发,他们的目标是学生工作处。

学生工作处历来是辅导员和主管学生日常行为的老师办公场所,朱承远以前从未来过。是啊,一个不当干部不评优不申请奖学金的学生跟学生工作处能有多少交道可打呢?对于这里堆积如山的文件和穿梭其间带着媚笑的学生会干部,朱承远倒有些许好奇。不过还是在柳天豪的带领下直奔主题,找到了主管他们学院研究生工作的辅导员汤伊婉老师。这个汤老师看着四十出头,披着长发,正在埋头写着什么。朱承远直接过去,一手拿冰袋敷着面颊,一手把诊断证明往桌上一拍。汤老师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见是两个男生,还是自己不认识的,不由得端出一副教训的口吻:“你们哪个专业?哪个班级?哪个导师的学生?怎么这么不讲规矩?!”

朱承远见这老师一来就跟审犯人似的,脾气又上来了:“我叫朱承远,是夏建教授的研究生。说到规矩,难道实验室里其他人打我,把我打成皮下淤血,就符合规矩了?”

汤老师一看,果然这男生面部微有红肿,还拿着冰袋在敷,顿时明白了七八分,立即切换成语重心长的模式道:“同学之间发生冲突,首先要放平心态,要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那个同学打你肯定也是一时气急,你想一想自己有没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呢?你们要彼此多沟通,多理解,多宽容,和和气气......”

眼见这辅导员还要絮絮叨叨地说一系列长篇大论,早就不耐烦的柳天豪立即打断道:“汤老师,如果你这里解决不了问题的话,那我们只能选择报警了。”说完这一句,柳天豪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他其实心里清楚,这种小矛盾就算报了警也不会被受理,他只是想拿这句话试探一下老师的反应罢了。心里想着,柳天豪眼睛紧盯着汤伊婉,密切注视着她表情的变化。

汤伊婉果然被‘报警’这个词惊得一愣,随即有些紧张起来:“不要报警,不要报警。我马上给你们夏教授打电话,一起来会商处理这件事。”在辅导员看来,摆平就是水平,无事就是本事。一旦事情被捅大,不但会让学院或学校名誉受损,也意味着辅导员的无能,这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能永葆平安。眼见这句话赌对了,朱承远柳天豪二人对视着笑了笑:“那就有劳汤老师了。”

夏教授是在出差的高铁上接到电话的,收到这消息后是一肚子气恼,朱承远这臭小子真不让人省心!不过他现在没法赶回来,只能指派魏俊志老师来处理此事。魏老师接到这个任务后更是火气直冒,把王武锋和徐博叫来,名义上是‘了解情况’,实际上趁机狠狠骂了一通。见到这种情况,王武锋刚开始那种胜利的快感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惊怒交加的复杂情绪。惊的是朱承远的退让并不是怕了自己,而是在憋着劲儿把事情闹大;怒的是朱承远这种表面孤高的人,原来也会玩背后告状之类的手段,实在是下作!对于眼下这种情景,徐博却早有预料。他老早就发现王武锋和朱承远不对付,而且估计到和胡静这个小师妹有关,这种冲突迟早会发生,只是千万别牵扯到自己身上才好。眼看魏老师还在骂个不停,徐博陪着笑脸凑了上去:“魏老师,与其我们在这里着急。不如先到学生工作处那边把事情处理完了,把朱师弟带回来再说吧。毕竟,家丑不可外扬啊”魏老师想到朱承远那副天不管地不收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光火。无可奈何地瞪了徐博一眼道:“有什么家丑!无非是你们都不让我省心罢了!走吧!”

到了学生工作处,王武锋就看见朱承远用阴寒的目光盯着自己,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王武锋也把自己带着恨意的眼神投射出去,两道目光仿佛在碰撞中擦出火花,随即又移向了别处。见到他们几位过来,汤伊婉松了一口气,这样她的调解工作也要轻松得多了,便转向朱承远道:“朱同学,你们魏老师还有其他几个同学都来了。你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出来吧。”朱承远考虑了一会儿,缓缓道:“我要——王武锋公开向我赔礼道歉,还有,让老师通知王武锋家长,让他父母知道自己养出了怎样一个暴力的好孩子!”说完微微含笑,用挑衅似的目光望向王武锋。

看着朱承远那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王武锋连撕了他的心都有,但碍于这种场合,只能咬碎银牙把火气强压下去。魏俊志老师听后微微皱起了眉头,觉得朱承远这样有些逼人太甚,会破坏实验室精诚团结的风貌,正在考虑如何驳斥,却听得徐博悠悠开口了:“朱师弟,你这要求未免过分了点吧?王师弟打你是他不对,私底下道个歉认个错也就完了,有必要张扬得满世界都知道么?还通知家长,你当你还是小学生么?这种提法不觉得很不成熟么?再说了,这件事情难道你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吗?要不是你不按要求做实验,事后又撒谎抵赖,这种不愉快根本不会发生!”说到这里,徐博顺便把当时的事情绘声绘色地演绎了一遍,当然主基调是偏袒王武锋贬低朱承远的。

朱承远听完心里暗笑,这徐博和王武锋还真是哥俩好,这种时候还替他强出头。心里想着,嘴上却已是变了口风:“徐师兄,跟你比起来,我当然是很不成熟了。哪像你还懂得利用我来替你通宵守炉子,让我累死累活,自己名利双收,这份谋算还真是成熟得很呢!不愧是读了博士的大师兄啊。”看着徐博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朱承远又适时补充道:“说到责任,哪个规章上写明了学生有通宵看着炉子不睡觉的责任了?难道我们研究生就可以不受法律保护,可以随便超时劳动么?魏老师,您说呢?”

听到这里,魏俊志老师烦躁地耸了一下肩,心里暗自责怪徐博胡乱出头为王武锋辩护,不止没能驳倒朱承远,反倒把自己也给牵扯了进来。让刚进来的新生做一些脏活累活粗活重活,其实是实验室一直以来的潜规则,从没有谁反对过,也没有谁拿到明面上来说,都是心照不宣的。这个朱承远,自己不守规矩也就罢了,还把这件事弄到学生工作处来公开讨论,真是岂有此理!想到这里,魏老师对朱承远又多了一分厌恶,不过这种情绪无论如何不能在这种场合发泄。此时,汤老师目光炯炯看向魏老师,问道:“魏老师,你的意见是?”此时,魏俊志老师的思维在飞速旋转,完全接受朱承远的要求显然让他很不甘心,可完全拒绝又会让朱承远没完没了地死缠烂打,把事情闹得更大.......定了定神后他说道:“这样,过几天就是汇报会了。在会上,让王武锋向朱承远公开道歉。至于通知家长,我觉得没这必要了。”朱承远一想,其实他们不愿通知家长也没啥,只要弄到了王武锋父母的联系方式,可以随时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宝贝儿子有多厉害。于是大度地摆了摆手道:“既然魏老师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成熟一点吧,不再计较了。希望以后不再发生这种事就好了。多谢魏老师,多谢汤老师”说完大摇大摆地走出房间。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44.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