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奇葩读研记 > 风波又起

风波又起(第1页/共1页)

经过了这么一场波折,朱承远又回到了实验室。听说朱承远闯了祸,王武锋本来是十二分的快意,听说这次朱承远惹下的事端让整个实验室如临大敌,夏教授不惜以副院长之尊,亲自屈尊纡贵地到财务处去做公关工作,才没让财务处因为这事儿记恨上这个课题组。王武锋私心想着闯出这种弥天大祸,朱承远被赶出实验室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没想到朱承远竟然毫发无损地回来了,真是让他又惊又气,却也是无可奈何。徐博见他如此不讲礼数都能被留下来,又风闻朱承远家里‘背景深,后台硬’,不免存了几分敬而远之的念头。不敢对他指手画脚,却也不敢给他安排工作,生怕他又捅出什么篓子,还得让自己这个大师兄来替他擦屁股。因此朱承远这段时间在实验室一直清闲得发慌,除了看看文献几乎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朱承远心知这是别人防着自己,但也觉得挺自在。

国庆过后,秋风一阵紧似一阵。阳光下闪亮的银杏在校园各处架起金黄色的穹窿,一层层的落叶像地毯一样铺开,好一幅明媚的深秋美景图。在这样一个令人陶醉的秋日里,朱承远收到了一个霹雳般的坏消息:老板要组织阶段性成果汇报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课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项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果。唯独他朱承远,成了实验室多余的摆设,汇报的时候只能大眼瞪小眼无话可说。这不只是难堪,更有损于自己学霸的自我定位,还让实验室里那些死对头看了一场活笑话......想到这里,朱承远的手心直冒汗。徐博却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似的,把他找了来:“朱师弟,我这里有些合金样品需要做热处理。我把它交给你来做,到时候这个课题就算我们两个人的。你去汇报的时候也不至于没有可说的啊。”朱承远闻听此言,几乎有些感动了。真是想啥来啥啊,所谓雪中送炭也不过如此吧。虽说这些日子确实有够悠闲,不过长期这样混下去出不了成果也不是个事儿,接下这么一个活儿,既能展现自身的实力,又能在汇报会上说嘴,而且也不存在和他人打交道的难题,简直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了。

领了样品,朱承远哼着小曲走到楼下的一处房间,这里是为热处理炉专门设置的小单间,没了刺鼻的化学药品气味,朱承远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小清新起来。他自鸣得意地想,这里将成为自己施展才华的起点,从前的学霸朱小爷又回来了,他将告诉实验室这帮庸才,他是怎样一个狂炫酷霸吊炸天的存在!一边想着,他一边将样品送进烧结管,向管内通入氩气。“听他们说,那个不可一世的大师姐李逸玉,当年做热处理的时候连惰性气体都没通,弄得样品全都氧化报废了,挨了好一顿骂,呵呵,现在她那么显摆,当年还不如我呢”是啊,朱小爷真是个天才!他有些自我陶醉地想。10分钟后,他打开热处理炉,设定好温度,安装好热电偶,看着温度一点一点往上升,齐活!现在只要让样品在炉子里放上一天一夜,明天来取就行了。想着明天自己漂亮交差的场景,朱承远自己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中午吃完饭回实验室,朱承远就听到实验室管设备的彭师傅在破口大骂:“哪个没教养的X玩意儿开的炉子啊?!开了炉子又不守着,发生火灾负得起责任嘛?!我非得告诉夏教授不可......”朱承远见势不妙,刚想开溜,却被彭师傅叫住:“小子,就是你开的炉子对吧?我今天都看到了!开了炉子就得守着,这是规矩!你们老师没教过你?这里还有高压气瓶,出了事你负得起责?你们教授都负不起!”

彭师傅兀自说得喋喋不休,口沫横飞。朱承远却犹如晴天霹雳之下又被兜头浇了一瓢冷水:“什么?开了炉子就得一直守在这里?还要负安全责任?在这里守一天一夜,吃饭睡觉都在这里?没搞错吧?”最后,彭师傅硬邦邦地扔出一句话:“这次暂时放你一马,记住,在关炉子之前不准离开!”朱承远才发觉自己又被徐博套路了一把,不由得暗自咬牙切齿:“枉我还那么感激你,没想到你又在玩我!你不仁,也休怪我不义!”马上动手把热处理炉的电源关闭了,心想你这总没法追究我的安全责任了吧!却不见角落里,一道阴暗的寒光射了过来,是王武锋。他看到了这一幕。胡静的事情让王武锋如鲠在喉,没能把朱承远赶出实验室更是遗憾。现在,这个朱承远又在捣什么鬼?他躲在暗处,细细地看。

次日,朱承远将样品交给徐博。徐博将样品放在金相显微镜下细细观察,一边看一边说:“朱师弟,这样品组织形态有些不对,还是处于欠烧状态。我昨天让你烧足24小时,你照做了没?”

朱承远一扬下巴,有些装傻充愣地说:“我是照你的要求做的,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学问还不到家,需要向徐师兄多多学习呢。”

徐博被噎了一下,心想这家伙撒起谎来还真是面不改色心不跳,样品肯定没烧足时间,但又苦于找不到证据。正在此时,一个清冷的声音朗朗说道:“朱承远,我明明看到昨天是你亲手把炉子关了,你怎么还好意思说自己不知道?”

朱承远看过去,正是王武锋望向自己,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王武锋那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朱承远眼中的怒火一闪即逝。王武锋得意洋洋地想,哼!被我抓住了实打实的把柄,看你还怎么狡辩!正想着,耳边传来朱承**静的声音:“王武锋,你说我关了炉子,你有证据吗?”

王武锋没料到朱承远事到如今还敢否认,不由又惊又怒:“你!我亲眼看到的,还需要什么证据?徐师兄,就是他捣的鬼!”

朱承远的语气依然像白开水一样平淡:“这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如果不用证据就可以随意指责,我是不是可以说,我看到你王武锋杀人放火、入室盗窃了呢?”

听到这样绵里藏针的讥讽,王武锋顿时暴跳如雷,抢夺爱侣的旧恨加上人身攻击的新仇搅和到一块儿,让他再也无法自控。他抡圆了巴掌,劈面给了朱承远两个耳光。

朱承远没料到王武锋居然真敢动手打人,一时也有些呆了。脸颊上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鼻腔里有热流涌出,随手一摸居然是血。鲜红的鼻血激怒了朱承远,他抡起拳头正准备还击。可转念一想,如果就这么打回去,顶多算是个‘互殴’,闹到老师那儿,老师多半会偏袒王武锋,反而给自己惹来麻烦。不如利用这个机会把事情闹大,给王武锋一个教训,看他还敢跟自己过不去!一想到这,他的脸也没那么疼了,已经抡起的拳头又放了下来。徐博看到这幅剑拔弩张的态势,正准备劝架,却见到朱承远收起拳头,用仇恨的目光深深盯了王武锋一眼,一声不吭地走了。王武锋见朱承远如此窝囊地离开,心里真是解气到了极点,看来这家伙真是怕自己,连还手也不敢,灰溜溜地逃了。想起朱承远刚才那副怯懦的样子,王武锋越发觉得自己身强体壮,英武十足。只有自己才配和胡静交往,你算个什么东西呢!但徐博却对朱承远临走之前的那个眼神涌起了深深的寒意,从自己这些天和他的交往来看,朱承远绝不是这么容易善罢甘休的人。说不定又在憋什么主意呢,可能又有一场风波要来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44.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