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奇葩读研记 > 逃过1劫

逃过1劫(第1页/共1页)

朱承远坐在一间张灯结彩的大教室里,四周都是欢乐的人群,每个人脸上都荡漾着盈盈笑意,喜气洋洋的乐曲萦绕着整个空间,大家唱歌、跳舞、做游戏。可是朱承远发现,无论自己怎样试图和别人说话,别人都无动于衷,依然自顾自地玩乐;在别人面前晃荡,别人也视而不见。自己仿佛变成了一个隐形人,或者是平行世界里的鬼魂,跟这个凡尘俗世彻底断了联系,只能看着别人欢呼、跳跃、喜乐。这种感觉是如此愤懑,他不由得发出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呐喊。

画面消失了,朱承远发现自己好端端躺在床上,环顾四周依然是那个简陋的寝室,柳天豪与贺鑫凯正睡得香甜。窗外,晨曦微露,鸟儿发出清脆的啼鸣,又是新的一天。梦境里那种堵在心口的愤懑感仍然挥之不去,但新的苦恼又摆在眼前:现在把实验室的几个人得罪了,自己的研究生生涯还能再继续么?他彻底没了主意。

朱承远只能向父母打电话求助,虽然就朱承远的本心来看,他是相当不情愿在这个时候向父母诉苦,因为他知道,只要一说到自己的挫折,老爸那招牌式的口头禅‘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就会一个劲儿地往外蹦,惹得自己心烦意乱,吵到最后一地鸡毛。但现在面临的问题超出了自己的处理能力范围,也只能先忍忍了。

果然,他一接通电话把事情大概说了一遍,抱怨声和指责声就此起彼伏,‘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满天乱飞。但他并没有平时的烦闷和焦躁,反而感到一丝丝轻松。如同一个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就不会嫌弃这根稻草太脏一样——从话音里,他听出了父母打算亲自出马解决这件事,这正是自己求之不得的。

柳天豪与贺鑫凯起床后也一直在商量对策。贺鑫凯本身对科研也没啥追求,只是想要一个炒股的空间而已。此时他一冷静,觉得被赶出实验室也没啥大不了的,无非是换个地方炒股罢了。索性提议:既然老师们不让他们去实验室了,正好乐得清闲,不如出去逛逛街玩一玩,好好犒劳一下自己,抚慰一下受伤的心灵。二人都是一肚子的郁闷无处排遣,听到这则消息当然是大声叫好,于是即刻出发。

走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电脑城里,感觉整个人都被拉进了安乐乡,全身每个毛孔都透着舒坦。男生都有爱玩游戏的天性,没有什么坏心情是一个游戏机解决不了的,如果一个解决不了,那就来两个。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秀色可餐的推销员小姐姐呢。三人的重重忧思瞬间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柳天豪老远就看见一个穿着splay服装的清纯小妹向着熙熙攘攘的顾客推介:“体感游戏,了解一下?”,顿时瞪大眼睛垂涎三尺,像一条泥鳅一样顺滑地溜到了小妹身边。那小妹也是乖觉,帅哥长帅哥短地把柳天豪哄得开开心心。柳天豪摸着锃亮的体感游戏机爱不释手,装出一副作势欲买的架势,趁机套取售货小妹的联系方式,逗得小妹花枝乱颤。旁边不远处,游戏挑战擂台赛正进行得热火朝天,贺鑫凯匆忙挤入人群,仰直了脖子观望:太过瘾了!朱承远心中却始终有些惴惴的,以他一个学霸的身份,不去上课做实验,跑到这里来闲逛,良心上实在有些过意不去。他只是站在一边,远远地看着他们兴高采烈。

贺鑫凯忽然带着一种复杂难明的表情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似乎有些失落,又有些开心。原来刚才主管他的小老板给他打来电话,说今天范教授在学术报告厅给实验室全体新进学生讲授《复合材料合成与制备》,厉声质问他为什么不去。这一通电话,把贺鑫凯从兴奋和激动的云端给扯了下来,他很是烦恼;可转念一想,要自己去听课,不就是代表已经原谅自己了么?这么想来,又有些大石头落了地的轻松感,他打了声招呼就先走一步了。看着贺鑫凯远去的背影,朱承远心里忽然感到一阵焦虑,再也没有了逛下去的兴致,便也离开电脑城,在校园里闲逛。

突然,朱承远的手机响了,拿来一看居然是夏建教授亲自打来的电话。急忙接通,夏教授不怒自威的声音传来:“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说完就挂了电话。朱承远感到一阵欣喜,难道父母出马效果这么立竿见影?到得办公室,见到夏教授端坐在办公椅上,徐博和胡静分别垂手侍立,貌似在汇报着什么。夏教授见他过来也没说话,轻咳了一声示意他站到一边。只听到胡静还在争辩:“老板,我跟朱承远是多年同学,他这个人真没啥坏心眼,只是心思比较直,说话比较冲,不大会跟人打交道罢了。这次就算了吧。”

徐博嗫嚅了一下没吭声,就他本心来说,他是巴不得让朱承远滚得越远越好。本打算趁着这次汇报再添点油加点醋,没想到胡静却跟了来,充作了朱承远的‘辩护人’。这样一来,徐博倒不好意思做这个得罪人的‘控方’了。这个胡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武锋对她有意思,她却偏偏死乞白赖地贴着朱承远,这不是破坏实验室团队的稳定么?徐博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却听得夏教授悠悠地开口了:“我也相信朱承远这次是无心之失,只是总是这么莽莽撞撞也是不对的。研究生就算是出身社会的人了,怎么能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呢?徐博啊,你以后多教教师弟一些规矩和道理。朱承远,你也要虚心学习......”夏教授本来也想严惩朱承远,为实验室树立‘上下尊卑’的风纪,但朱承远父母的来电让他彻底打消了这一念头。电话里,夏教授不仅收获了许多恭维,更有一些不可明言的许诺和实惠,并且朱承远父母也是很值得结交的。只是这些是万万不可对眼前这些学生说的。因此只能拿些无关痛痒之辞来敷衍。

徐博听得夏教授竟将此事如此轻轻放下,心里一百个不情愿。但想了想,最终还是没做声。朱承远大喜过望,急忙说:“谢谢老板!谢谢师兄!”走出办公室,胡静和朱承远并肩走在一块,悄悄问道:“我当时就叫你说话留神一点,你就是不听。怎么样?惹出事儿来了吧?”朱承远皱了皱眉道:“今天谢谢你了。不过咱们以后还是保持点距离吧,你看那边。”说完悄悄指了指正匆匆过来的王武锋。见到朱承远又和胡静走到一块儿,王武锋眼中的目光变得和动物世界里为求偶而决斗的公牛一样犀利,恶狠狠地剜了一眼朱承远,随即飘然离去。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qg44.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