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露遇拼婚时光 > 第337章 软化

第337章 软化(1 / 1)

“胡闹,谁给你的权利这么说话。”夏梅汉脸色一墨,说话间又开始“生分”。

陈阿妹一愣,根本没当回事,心胸宽阔的一笑。但很快回到夏梅汉的情绪上,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你的心情,医生说了的,你这个样子,再透支唯恐性命都会丢掉,我想,你的父母应该不会看到你这样。这样吧,我代同事和你,去你的老家一趟办理丧事吧。”

“不行。”

陈阿妹愣着眼看他。他仍认真的坚持要出院回老家,陈阿妹第一次对着他大声喝道:“好呀,你要出院,要回老家可以,我陪你去!”

夏梅汉怔了一下。

感觉天地都在放着动听的音乐,这个空间只有他俩是主角,在空间的时空里旋转。

夏梅汉从没看到过下属、从没看到过陈阿妹敢大声跟他说话,她的口气几乎是教训的口气。

在陈阿妹成了一个任大人训的小孩子,不再发表言论,任由陈阿妹去安排了。

硬汉到底被软化了。陈阿妹知道此时他的心情,送父母最后一程是人之常情。陈阿妹做了一个主,在医生那里说明了情况后,开了几服药,办了手续后,通知了留在这里的却临时出去的公司后勤。

然后让后勤安排送陈阿妹和夏梅汉到机场,索性身份证件都在,陈阿妹也买了同一趟的飞机,时间还来得及。一切刚刚好,陈阿妹陪着夏梅汉乘上回家乡的飞机。

一路上,陈阿妹无微不至的照顾夏梅汉,到了老家后,鞍前马后服务,直到丧礼办完为止,一晃三天过去了,陈阿妹没有带换洗衣服,第一次穿了这么久,但全然不顾,人也瘦了一大圈,这些夏梅汉是有所感触的。

己经周转抵达村子,村子里亲朋好友都将陈阿妹认成是夏梅汉的媳妇,有的乡亲像看热闹,品头论足但更多的是夸她长得漂亮。乡亲们对漂亮的一词定义和城里人不一样,陈阿妹长得很豪迈,是好生孩子的把式。

乡亲们的评价不管是中听不中听,让陈阿妹心里一阵暖。

后事在族里的亲戚还有陈阿妹的协助下妥妥帖帖办完,安葬父母了却了夏梅汉的一番心事。

由于撞人者家里情况很穷,但为了给撞人者一个教训,还是报了案,但没有要撞人者赔偿。

在返程的侯机上,原本陈阿妹准备给田露打电话,让田露跟akye说说夏梅汉家里出现的事。但说到一半,就被夏梅汉制止了,他说,自己的事情已经解决好,已向akye说明了情况,不要陈阿妹多此一举。被他一制止,陈阿妹就乖乖地挂下了电话。

候机场上乘客安静的等待着上机时间。

陈阿妹与夏梅汉原本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没想到陈阿妹是个“地道”的办农家事一把式,回忆几天来陈阿妹的表现,夏梅汉对她另眼相待。

她有着农村人不拘小节、吃苦耐劳、办事泼辣的风格,又带有城里的视野和生活习惯。

坐在附近旅客候车室的夏梅汉闲着无事,开始重新审视大大咧咧的陈阿妹。酷

这些日子她前前后后的忙碌的画面在脑中挥之不去。粗中有细、敢作敢当,还常常为别人着想,她的品格和为人无不让他省心、走心。

因为工作上的劳累和痛失双亲的打击,“拼命三郎”请假的这几天,才有机会放松看待周围的人和事,原来照射在额头上的阳光,和周围的人是这么美好,尤其是这种美好在陈阿妹身上体现。

之前在农村,远远的看陈阿妹为他张罗着家务事,现在又在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的返程事宜,感动与欣赏在内心升华。

为了工作、为了出人头地,夏梅汉这么多年一直耗在工作上,在身体和心灵脆弱时,除了父母外的一种关怀如暖流占据着他的心,他要重新审视自己的心,这么多年要为从未为个人婚姻大事着想。夏梅汉姐姐的叮咛响彻耳旁:父母最牵挂的是你娶妻生子,要是早日看到你成家,相信他们会含笑九泉。

飞机上,陈阿妹俨然没有把夏梅汉当成是领导,当成是邻家小孩处处去关心。一会儿问他座椅的靠背要不要调,一会儿问冷不冷,一会儿问吃不吃什么,总之像一个老母亲。但这种操作,让夏梅汉较以往苍白的脸上有了颜色,露出淡淡笑意。

夏梅汉望了一眼机舱外的云,那云,像一望无际的大海,携卷着一波一波的浪,争先恐后地涌着,热闹地追逐着,而此刻夏梅汉的心境也在热闹的翻腾着。

新开区。蓝天白云,气候温暖湿润,一年四季鲜花盛开,空气清晰,负氧离子比内陆城市高出几十倍,有着天然的“城市氧吧”之称。

夏梅汉和陈阿妹下了飞机,走出出站口,与老家的感受是两个世界。

他满脸沧桑,像受过重创般仰头眯着眼看着阳光,贪婪地感受阳光浴,望了一样远处的高楼大厦。

一旁的陈阿妹偷偷看了一眼夏梅汉的表情,这个在公司威严正统的男人,穿着讲究的男人,此刻也如街景中行走一般普通劳动者男人没有什么不同。陈阿妹贪婪地赏着夏梅汉的一举一动。

她并没有像下属一样,在领导面前唯唯诺诺,而是像朋友的姿态,坦然轻松的和他一起,朝着前面的停车位走去。

丁柯蓝叫班杰夫安排的专车已经停在那里,来接他们回去,至于回公司和回住处由夏梅汉各自决定。

“你是到公司还是到住处?”倒是陈阿妹提醒他。夏梅汉混混沌沌的样子像是还陷失去双亲的麻木状态。

“回住处。你呢,我叫司机送你。”夏梅汉的言语不像以前为工作而谈工作,也不像以往张口就是硬冰冰冷邦邦不近人情的语调,柔和多了。这种不自觉的改变,正是陈阿妹想要的。

“我回家呢,”她闻了闻袖口,有点抱歉的笑:“我有三天没有换衣服了,有一种酸味了,嘻嘻。”

这一回答并没有让夏梅汉生厌,反而柔情似水的语调:“多谢你,这几天多亏了你。”

“咳,没事没事,都是力所能及、举手之劳。”陈阿妹满不在乎的客套。

但夏梅汉不知不觉中看陈阿妹的眼光,盛着温情,这种讯号让陈阿妹欣喜不已,她要的不就是这些吗。如同温暖宜人百花盛开的春天萦绕在陈阿妹。

陈阿妹回到家后痛痛快快的冲了个热水澡,那叫一个久逢甘露的释放。

她这一趟感觉收获满满,至少与夏梅汉的关系更近了一步。激动加兴奋,赶紧的忙完手中事后,将所思所想所见所闻给田露分享。

新书推荐: 重生之狐狸的牢笼 穿书有福利 无量仙源之三世缘 漠惹姐弟 重生后我不当人了 重生凰女不好惹 一念成婚:爷宠妻无度 快穿之宅女历险记 娘子莫怪 全职猎人揍敌客KLK